利百加

辣鸡写手...退坑边缘...养老...

许佳琪站在家门口,从包中翻出钥匙,小心的插入锁中轻轻拧动,打开的一瞬间,她下意识的停顿了一下,然后小心的打开了门。和往常一样,只有漂浮在阳光中的几粒灰尘,并没有其他人的迹象。
轻叹一口气走到客厅里,手却不小心碰到了桌上空空的药瓶。
“啪嗒”
药瓶落在了客厅的地板上,许佳琪却仿佛没有看到一样,走到一边打开了窗户,凉凉的风带着城市的气息卷了进来。
“又是一年秋天了,五折。”许佳琪望向窗外的眼神中有一丝不明的情绪。
“我总有一种你要回来了的错觉。”


许佳琪从某些方面来说,真的是一个很固执的人。
比如病中的她拒绝去医院接受更好的治疗,只是让医生开了药,然后就把自己锁在家里。
幻想症真的是个很有意思的病症,许佳琪默默的想。这次睁开眼睛看到的是沙漠,下一次再睁开身边已经开始游荡着几条巨大的鲸鱼了,吓得许佳琪赶紧把自己的泳镜拿了出来。
哦,泳镜好像在海里没什么用,那我现在要不要买一套潜水设备呢?虽然心里知道这都不是真的,但要以防自己下次意识不清醒的时候没淹死而把自己吓死了。
就在许佳琪认真考虑的时候,她发现屋子里多出了一个人。那人凭空出现,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趴在她家的地板上。吓了一跳x2的许佳琪站在原地愣了半晌,地上的人倒是自己“哎呦”一声,揉着后腰爬了起来。看到一个穿睡衣的漂亮女孩子盯着自己,吴哲晗只能尴尬的笑了一声:“Hi”
许佳琪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说服自己这个人是真的。
“热的热的,我是活的。”
“哎!疼疼疼!”
当然这也是实践出真知的,许佳琪满意的看着被自己掐完脸疼得跳脚的大个子。
莫名其妙的同居生活就这样莫名其妙的开始了,疗养期的寂寞让许佳琪无法拒绝这个闯入自己世界的人,她开始在吴哲晗的监督下按时吃药按时休息反正就是开始听医生的话不再像以前一样颓废了。
“我有的时候就在想,你是谁派来拯救我的吧。”许佳琪靠在墙上看着穿着围裙的吴哲晗。
吴哲晗切菜的手一顿,转过脸来:“就算不是我,也会有人拯救你的啊。”
“我才不要呢,除了你,谁都不行。”许佳琪腻歪的从背后抱住吴哲晗,忽略掉了吴哲晗眼中的一丝不忍。

在吴哲晗监督的情况下,许佳琪一天天的好了起来,医生也得到许可,隔几天都会来给许佳琪做个检查,沙漠和鲸鱼已经很久都没有出现在许佳琪的视野里了,药也基本停掉了。许佳琪也会每天出门转一转,然后回来把看到的各种事情讲给吴哲晗听。
“五折!我和你说,今天隔壁的大妈送了我一捆自己种的芹菜,明天我们要不要包饺子吃啊?要不清炒也是可以的我觉得......五折?”
门口的拖鞋只剩下一双。这间屋子也只剩下了一个人。那是很平常的一天,平常到仿佛那个人根本就没出现过。

那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吴哲晗从光圈里走了出来,这次总算是优雅的走出来了,想想上次毫无形象的摔在许佳琪家里的那个样子,真的是很丢时空旅行者的脸,不过幸好除了许佳琪以外的人都看不到自己,吴哲晗不禁抚额。
时间不多了,时空旅行者的条例规定每个世界只能来三次,第一次早就浪费掉了,第二次自己选择了不告而别,这最后的一次机会,就让我再见你一次吧。

病好了之后,许佳琪找到了属于自己的一份工作,虽然有些辛苦,但是这种辛苦足够遗忘自己生病时发生的一切了。
“怎么可能啊。”许佳琪嗤笑了一声,拎着一瓶酒跌跌撞撞的从酒吧里走了出来,满面潮红的样子一看就是喝多了。
“酒,才是遗忘的最好工具不是吗?哈哈哈哈哈!”
“所以你就每晚都到这来买醉?”一个清冷的声音从她身后响起,接着许佳琪就感觉到自己被人扶到了路边的长椅上。
“切,别装成吴哲晗的样子来骗我好吗!”懒洋洋的看了看眼前的人,摇了摇头。
“我就是吴哲晗。”吴哲晗蹲下身,牵起许佳琪的手放到自己脸上:“热的,我是活的,kiki。”
许佳琪眯着眼睛,看起来像是思考了一会儿,又像是在努力清醒。

“五折,你知道吗?我一直在找你。”
“找你找到绝望的时候我就说服我自己,你是我生病时最后的幻想,我看不见你了,就说明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
“所有的人,包括那个总来给我做检查的医生都说没有见过你。”
“那个又温柔又善良,会做好吃的给我,会哄我吃药,会帮我走出低谷的人,真的只是个幻觉吗?”
“你既然走的那么决绝,为什么现在又要回来给我希望呢?”
许佳琪把脸埋进手心里,声音里带着哭腔。

其实我就是想见你一面,想让他们知道这么久以来我并不是南柯一梦。
可我们之间发生的一切确实是梦,你该醒了。
你应该找一个不会离开你的人,能够陪伴你度过这一生的人,而不是花火般转瞬即逝的我。
可是我真的舍不得。

“我回来只是想告诉你...你应该忘掉我了...”
“那么多优秀的人,他们比我更配得上你。”
“我也...不爱你了...”
“我想,我们以后也不会再见面了。”
“再见了,kiki。”
没有时间了。
吴哲晗强忍住了想要去把她拥入怀里的冲动,自顾自的说完,站起身来,转身离去。

许佳琪抬起了带着泪痕的脸,看着吴哲晗的背影沿着人行道越走越远,然后突然回过了头,冲着自己笑了笑,紧接着那道消瘦的身影就消失在了空气中。

“五折?”许佳琪心里发慌,仿佛又回到了一年前的那天。
“吴哲晗...?”
“吴哲晗!!!!!”
许佳琪起身冲到吴哲晗消失的地方,但是原地只剩下了被深秋遗忘的落叶,再无他物。



世人都说南柯一梦。
但是谁又知道,南柯是否真的想醒来呢?


fin.

评论(3)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