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百加

静修...归期未定...辣鸡写手...退坑边缘...

【全员向】下雨了(脑洞小段子)

补档:下雨了【全员向】(脑洞小段子)

@十分过气的杂粮铺

作者:   @利百加

下雨的时候,大家都在做些什么呢?

配合食用的甜点bgm:能在舌尖融化的甜味

戴莫:
戴萌拎着两份刚刚打包好的麻辣烫,站在店门口看着外面越来越大的雨,又回头看了一眼专心致志盯着老板忙碌的吴哲晗。
……
好吧别指望这位队友带伞了,戴萌叹了口气,重新开始思考回中心的方法。
打车回去? 雨天车不好打,而且以上海的交通状况,到中心两条街的距离半小时能到就不错了,有人还等着投喂呢,不行不行。
打电话叫人来送伞?  好不容易放一天假,大部分人都不在中心,等的时间也很长,麻辣烫凉了就不好吃了,也不行也不行。
这个不近不远的距离,真是尴尬死了…
那就只能…跑回去了?戴萌小心翼翼的拿稳了手里的麻辣烫,确认了它们不会因为即将到来的运动而位移太多,刚要迈步离开躲雨的屋檐。
“莫莫?!”眼前人撑着把伞,见戴萌站在店门口,连忙赶了过来。
“你怎么来了?”看着莫寒湿漉漉的发梢,还有外套下面露出一小截的睡衣,一看就是匆匆忙忙从中心出来的。
“还不是怕你这个大傻子冒着雨跑回去!新公演马上就要开始了,你要是因为给我买麻辣烫感冒上不了公演我可负不了责任…”拿着麻辣烫的人惊喜的眼神让莫寒也软下了口气:“走吧,回去了。”
“喊寒~~~”
“你油腻死了!拿好我的麻辣烫!洒了我回去就扣你工资!”
“那要是没洒……回去可不可以亲一下?”
“滚!!!”

“不过…我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
“你又怎么了…”
“啊啊啊!我把五折忘在店里了!!!……哎哎哎?喊寒你等等我啊!”

七五折:
许佳琪接到莫寒电话的时候,还和自家儿子在舞室练舞。
“喂莫莫,怎么啦?”
“啊?好,我知道了。”放下电话许佳琪就往外冲。
“阿妈,发生什么事了?”徐子轩在后面喊。
“外面下雨了,我去接你阿爸!”
看着阿妈风驰电掣出去的背影,徐子轩无奈的摇头,接着好像想起了什么,也赶紧冲了出去。
吴哲晗一脸迷茫的看着自家队长跟在自家副队的后面小跑着进了雨幕。
这俩人先走就算了,还不留把伞给我。
咦,莫莫是什么时候来的……?
许佳琪到麻辣烫店的时候,只看见自家的哈士奇是明显状况外,傻傻的站在门口。
“五折,你站在门口干嘛?”
“kiki?我在等我们俩的麻辣烫啊。”哈士奇还是愣愣的。
“小姐!你的麻辣烫好了!是要打包吗?”忙的一头汗的老板冲着吴哲晗喊。
“不用了,我们在这吃就好。”许佳琪一边说着,一边把吴哲晗拉到窗边的座位坐下。
“你啊,是不是因为新公演忙的脑子都不转了,看上去呆呆的。”许佳琪低头吃了一块鸭血,抬头的时候却发现吴哲晗一脸笑意的递过纸巾。
“嘴角蹭上的酱料擦一下。”
“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啊…唔……”吴哲晗突然俯身过去吻上许佳琪的嘴角。
“你你你你你…这么多人在呢…”这次轮到许佳琪愣了,反应过来之后赶紧把五折推开。
“谁让你不擦的,我只能帮你了。”眼前的人却一脸无辜。
“而且再不吃的话,你的麻辣烫可要凉了…”
“五折你学坏了……”许佳琪选择把红透了的脸埋到碗里。
“我只是做了我想做的而已。”吴哲晗说着又要往前凑。
“啊啊啊五折你让我好好吃个饭行不行!!!”

络章:
张语格推门从便利店出来,手里还拿着袋安神的牛奶。
仰头看了看天,有冰冷的雨滴打在脸上。
“下雨了啊……”好在雨下的还不是很大,张语格不紧不慢的漫步在雨中,往中心的方向走。
“tako!”徐子轩一眼看到了张语格,急忙挥了挥手。
张语格看着在人流中突兀挥手的大个子,突然就笑了。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徐子轩还没来得及回答,第二个问题紧接着又抛了过来。
“这都下雨了,还不快去给你的什么丹三娜娜震震送伞,来找我做什么?”
徐子轩把唯一的一把伞向着张语格那边倾倒:“我为什么要给她们送伞呢?你才是我龙宫的女主人啊。”
“那你这个龙宫的三太子倒是让雨停下来啊。”张语格唇角带笑,显然对于这个回答还是挺满意的。
“我只想让它越下越大……”可能真的是为了应验三太子的话,雨真的越下越大了。
张语格扭头想看一眼旁边的人,发现徐子轩半个肩膀都暴露在伞外,自己却被稳稳地护在伞内。
“你把伞扶正了!”张语格心疼的探过身去拍掉徐子轩肩上的水珠,但是伞还是向着自己这边倾斜的。
“你……”张语格仍在试图把伞扶回中间。
“现在心情好点儿了么?”徐子轩笑着问。
“.…..唉?”张语格愣住。
“你最近外务出的太多,又要筹备新公演,每天都那么晚才睡。”徐子轩握住张语格扶着伞柄的手:“明明很累,却憋着不说,导致心情也跟着不好。”
张语格感觉徐子轩的手很温暖,给了她一种安心的力量,身体的疲惫似乎都减轻了许多。
“我希望这场雨下的再大一点,就可以一直给你撑伞,一直陪着你分担。”
语毕,徐子轩感觉到自己的手被十指相扣了。
“那我,可就把撑伞人的位置卖给你啦。”
“哦?那我想想用什么买下来…我的一辈子怎么样?”
“好啊~”

芸雨:
发现雨滴开始落到身上的时候,蒋芸正在经历着被放鸽子的打击。
淡淡的回复了在电话里连声道歉的好友,拖着满满一袋子的cosplay的衣服,开始向着不远处的凉亭里撤退。
这雨一下,散步的人也都纷纷返回,偌大的公园,仿佛只有蒋芸一人。
蒋芸试着伸出手去,雨落在掌心里,带来一丝凉意。
站在亭子里,听着滴滴答答的雨声,心里有一丝烦躁。先是被拍照的好友放了鸽子,然后开始下雨,本来还约了小孩子晚上一起吃饭,也不知道等雨停来不来得及。
微信突然提示有消息。

---芸姐芸姐,发个定位给我!我快到你说的那个公园了!

我说过我在哪个公园么?蒋芸仔细的回忆了一下。
好像说过一次,只是提了一下而已,这孩子竟然还记得?
发了个定位过去,对方秒回。

---等我!马上就到!

看着雨,等着人,其实…感觉也还不错?

“芸姐!”小孩子把包顶在了头上,一路小跑窜进了凉亭。
“下雨你怎么不带伞出门?”蒋芸翻出纸巾递过去,想了想,又直接帮着袁雨桢擦掉了脸上的水。
“我出门的时候还没下雨啊…”小孩子撅了撅嘴。
“来得这么早,是想接我去吃饭吗?”
“不…不是啦!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芸姐出来拍好看的片子,我当然想来看看…”袁雨桢因为目的暴露,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
“那我下次出来拍片子的时候,带着你一起好不好?”
“真的?!”
“真的。”蒋芸伸手摸摸袁雨桢的头顶。

“等雨停,我们就一起去吃晚饭。”
“好耶!”

哦,对了,这下知道感觉不错的原因了。
因为要等的人,是心上人啊。

“芸姐!芸姐你刚才是笑了吗???”
“.…..你看错了,我没有。”
“呜哇芸姐你冷漠!”
“.…..”

卡黄:
好不容易的休息,黄婷婷选择窝在寝室里看综艺。但是为什么总有种不详的预感?黄婷婷揉揉跳着的右眼皮,努力让自己不要多想。
“叩叩叩”轻轻的敲门声。
黄婷婷看了一眼在旁边补觉的何晓玉,从床上挪了下去,打开门。
李艺彤的脸从门缝里挤了进来:“婷婷桑~~~”
我就知道……
开门的瞬间黄婷婷心里已经闪过无数个李艺彤来找自己的理由,但是没想到是这个。
“看雨?!”
“对啊对啊,好不容易休息一天,还下雨了,不如我们去楼下看雨好不好?”李艺彤扒着门缝。
“嘘,小声点,你头发怎么湿了,刚从外面回来?”黄婷婷看了看李艺彤微湿的头发。
“没有,刚才洗了个头。看雨好不好嘛婷婷桑~~~”李艺彤压低了声音,抓着黄婷婷的手轻轻摇晃,声音里带着撒娇的意味。
黄婷婷很快在小海豹一样恳切的眼神里败下阵来,无奈的叹口气:“等我一下,我去取伞。”
“我已经带好了伞!”小海豹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两把小黄鸭的伞。
你这是在儿童商店买的吗?!黄婷婷在心底狠狠吐槽了一下,然后转身进屋……
拿了一件非常著名的…小黄雨衣……
轻轻带上门,转头看到李艺彤盯着那件雨衣,脸上明显是被噎了一下的表情。
直男黄还没有意识到:“怎么了?”
“没…没什么,婷婷桑你真的是走在时尚前沿……”李艺彤赶紧摆摆手。
“时尚前沿?没有吧…”小直男一边嘟囔着一边下楼。

“哇!真的是好大的雨!”李艺彤站在中心门口感叹。
“婷婷桑,其实…”李艺彤一脸严肃的说。
“其…其实什么?”黄婷婷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自己好像又被套路了,接着就被人套上了雨衣,身边的人“啪”的在两人头顶撑开了伞,手被人牵着踏入了雨中。
“其实什么不重要啊!重要的是我们俩已经站在雨里了!”李艺彤笑嘻嘻的说。
“发卡你?!”被成功套路的人刚想说什么,一朵白玫瑰出现在眼前。
“喜欢吗?”李艺彤献宝一样捏着那朵花瓣有些被打湿了的白玫瑰,有些不确定的看着黄婷婷。
“你这…又是从哪变出来的啊…”黄婷婷伸手接过:“不过,我很喜欢。”
“婷婷桑喜欢那就太好啦~”李艺彤把受伤的左手藏在身后,开心的笑起来。
两个人就无言的站在雨里良久,站到黄婷婷觉得手开始变凉,李艺彤突然开口。
“好吧,我承认,雨景虽然很好看,但不是我的主要目的。”
“嗯?”
“只是想和婷婷桑一起做点儿什么…但是又找不到好的理由。”
“也没有人会闲得无聊陪普通同事在雨里站这么久啊…”雨声盖过了黄婷婷微弱的声音。
“吃饭也好工作也好看雨也好,我都只想和婷婷桑一起度过…可以吗?”语气难得的认真。
“好啊。”黄婷婷低头亲吻了一下花瓣。

“不过为什么送的是白玫瑰?”
“婷婷桑,这是秘~密~哦~”

马鹿:
冯薪朵推开房间的门,陆婷正坐在地上玩iPad。
“朵朵你怎么回来了?不是和发卡一起去讨论新舞了吗?”陆婷抬头。
“看外面好像是要下雨了,发卡上次不是在外面租了个地方种花么,就跑去照顾那些花了。”冯薪朵顺势坐到陆婷身边。
“也不知道是谁出的种花这个主意,发卡还瞒着这个瞒着那个的,也是服了。”

“啊切!”在中心门口蹲点的张雨鑫停下笔揉揉鼻子:“谁又想我了?”
“想你?肯定sei骂你嘞!”曾艳芬抱着手臂翻了个白眼。
“我人这么好!怎么可能!”

“大哥~”冯薪朵把头靠在陆婷的肩膀上。
“嗯?”陆婷忙着手上的游戏。
“我们出去吃饭好不好~”声音听起来含糊不清。
“你刚才不是说外面快下雨了,你想吃什么我们点外卖吧。”
“不要嘛~朵朵想吃牛排~”自家小女友在颈窝里蹭来蹭去。
“乖,痒。”陆婷腾出一只手把乱动的头按在自己胸前。
“朵朵委屈,卟卟。”
“我明天有外务,你记得自己定闹钟起床,现在是流感多发期,人多的地方就别去了。”陆婷开始了新一轮的碎碎念:“实在无聊就去找消音钱少她们。”
“停停停!我又不是小孩子了…大哥你这婆婆妈妈的也该改改了。”朵朵撅了撅嘴。
“你还嫌我婆婆妈妈?”陆婷哭笑不得:“你这个智商140的脑子要是能把所有事情都办妥我就不用说这么多话了。”
“大哥你不光婆婆妈妈还嘲笑我的智商…朵朵要回家…”说着就站起身要往外走。
“你想去哪?”陆婷一伸手臂把人给捞了回来。
“回家度过余生去!”
看着在怀里死命挣扎的人,轻笑:“回家?有我的地方,才是你的家。”在额头印上一吻:“再乱动,我可就不带你出去吃饭了。”
“嗷,吃饭吃饭!”冯薪朵一下子跳起来,跑到衣柜前开始纠结穿什么。
女朋友觉得吃饭比对象重要怎么办?陆婷摸着下巴陷入了思考。

尾声:
  我叫张叉叉,作为一个文豪,我觉得自己绝对是合格的。比如说下着雨的休息日,就是一个很好的搜集素材的机会。带上黑框眼镜,拿着我的小本本,开始在中心的一楼蹲点儿。
  啊?你问我都收集到了什么?
  我跟你说!料多着呢!像是隔壁队的副队急匆匆的跑回来后面还跟着戴萌啊,吴皇依然一脸呆许勾勾却是脸红的厉害啊,芸姐以一种家长带孩子出去的气场带回了余震啊,还有络络和tako十指紧扣回了中心啊,还有卡哥拉着副队在雨里站了大半天还送了在我的建议下自己种的玫瑰啊,以及估计是因为吃饭开心的往外跑的自家队长和不知道在想什么一脸凝重的大哥啊……
  OK,下次公演MC不愁了哦嚯嚯嚯嚯!
“张雨鑫!!!”愉快的走在走廊上的我背后一凉。
“朵朵姐…有什么事吗?”强迫自己转身,并露出假笑。
“你以后要是再搞什么种田的事儿我就扣你工资!我弟的手为了拔玫瑰上的刺都伤了你说怎么办!”冯薪朵咬牙切齿。
“一顿饭我请客吃什么都行!”立正稍息表忠心。
“这还差不多。”非常满意的笑笑,蹦跶着离开了。
“刚才朵朵和你说什么了?”冷不防被从后面来的声音定住。
我只能回身一脸沉痛的拍了拍大哥的肩膀:“大哥,你觉得,饭和你在朵朵眼中,哪个更重要?” 

哦,差点忘了,本文豪好心的给你们一条科普。
白玫瑰的花语是:纯洁的爱,甘心为你付出所有。


------拖稿作者的碎碎念-----
我就是那个刚走到小区门口就被雨浇了个透心凉的拖稿作者...但是等回家的时候已经变成鹅毛大雪了,可以说是非常开心了~这几个段子算是突然的小脑洞吧,已经很努力的让自己甜起来了,但是你们要是觉得不甜我也不会改的hhhhh好了开个玩笑,希望诸位在评论里多提意见哦(´-ω-`)
祝食用愉快~bgm和文更配哦~

评论(23)

热度(111)